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黄润甫 > 烟壶阅读_百度阅读

http://remikiukiu.com/hrf/183.html

烟壶阅读_百度阅读

时间:2019-07-30 22:16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传闻义顺茶馆近几生成意兴隆,寿明把乌世保画的一个烟壶装了烟,另两个用绵纸包了,到义顺茶馆去找生意。

  茶馆不大,不外是一溜三开间的筒子房,放了六张方桌,门外两旁各有两张条桌、几条春凳。别处买卖兴隆靠“天时”,他这儿却靠“地利”。这里往南不远的欢然亭、梨园义地和松柏庵,是梨园界喊嗓遛弯的习惯去向。昔时戏剧艺人被视作“贱民”,不许进内城栖身,他们的住家也多在由此往东的马神庙,往西的椿树胡同,往南的南横街潘家河沿一带处所,出名大戏馆子广德、广和、三庆也都距此不远。遛弯回家的艺人们走到此处,恰是个两头站口,坐下来吃点心品茗,完过后上哪儿去都便利。这么一来,那些爱学戏的、爱听戏的、做行头的、扎把子的、前台管事、后台坐钟、排场头、武行头、箱官、检场、车僮、马夫,一句话,要在艺人身上拉交情找饭辙的人也就成了这里的常客。除此而外,这茶馆还有一批鸟客。这玩鸟的客人和唱戏的伶人有些配合之处,他们一样起得早,一样欢喜山林水边。非论百灵、画眉、黄鸟、靛颏,一样的在早上遛嗓放歌。他们从先农坛、城墙根、护城河、万寿西宫遛鸟回来,也多半情愿在这茶馆坐坐聊聊。于是一些插笼的、烧食罐的、捉蚂蚱的、养蜘蛛的、要和养鸟的拉关系找饭辙的人也成了茶馆的常客。久而久之,两种艺术交换的成果,就呈现了一些既会唱戏又能养鸟的全才人物。这种人有个特点,他若以唱戏为职业、养鸟为消遣的话,您说他养鸟的本领比唱戏强他才欢快;他若是以养鸟为生、唱戏是玩乐的话,您可万万得说他唱戏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,比起他的养鸟本领胜过百倍,这才不致于获咎他。由于有这各种“行规”,和这两行无关的人多半站在门外听听鸟鸣,看看名优,没有几个敢进去和那些熟客挨肩坐下来吃茶的,怕犯了隐讳。

  寿明坐下之后,就不竭地跟先来后到的熟人们打招待,两眼可不断往窗外端详。当他看到一高一矮两个胖人从南边走来时,就抖抖袖子、神神衣襟抢出门去,朝高个胖子斜着身子打个千说:“三爷您倒早班!”又往旁一侧身子,朝矮个儿胖子也存候说:“吴大爷您总这么闲在!”钱三爷手里提着大鸟笼子,未便躬身,只满意味性地拱拱手。吴大爷却把手中串着的一对腰子停住,还了一安:“托福您哪,我倒想不这么闲在了,没人约我成班呀!”他们措辞之间,就有几个闲人被吴大爷的大鸟笼吸引了过来。有认识的便指导说:“这是出名的大花脸钱效仙,那是出名的二花脸吴庆长……”唱铜锤的历来是矮胖墩较多,以以致人们有个曲解,认为声带与身高成反比例。北京人竟编个鄙谚说“矬妻子大声”。二花脸以架子武打见长,天然是人高马大才透着威武雄壮。这两人正好相反。钱效仙身高体长,却能声若洪钟,已是十分宝贵了;而吴庆长又能以矬墩儿的身量唱李逵、马武、窦尔敦,山膀一拉,胸脯一挺,气焰澎湃,竟使人忘了他是个小矮胖,所以比钱效仙更为人称奇。这两人还都有点怪癖,就是一旦腰里有了几两银子,就懒得上台。吴庆长迷了串古玩铺,替身跑合长眼的瘾比唱戏的瘾大。他和寿明是半个同业半个伴侣,钱效仙爱玩活物,不外他的弄法十分出格,总想把生成敌对的动物弄在一路使他们放弃前嫌,握手言欢。他花钱定编了一个两头带隔绝距离的大笼子,最先是一边养个黄鼠狼子另一边养只鸡,养了一些天,他相信这两位已成立了初步的友情了,便撤了两头的隔绝距离,成果那黄鼬就把鸡吃了,他一怒之下摔死了黄鼠狼。又买来一只夜猫子。搭上隔绝距离,在另一边养了个小白老鼠,这小白老鼠成天望着猫头鹰满身颤抖,吃不下喝不下,没几天吓死了。此刻他笼子里一边是一只大狸猫,另一边是一只白玉鸟。眼下他还没撤隔绝距离,那鸟倒也能吃能喝,就是一到呜的时候就像嗓子眼按了个簧,哆嗦得叫人想落泪。他这笼子又不加罩,走到哪儿都有人看奇怪。别人看这一鸟一兽是个乐,他看这些围观的人也是一乐。此外他又爱花钱买别致淫巧之物,所以和寿明又算是半个伴侣半个主顾。

  寿明存候问好之后,三人相跟着就到寿明桌前坐下。钱效仙笼子里有猫,不克不及和那些画眉、百灵往一路挂,他就索性摆在桌子上靠墙的处所。他拿大手绢擦完手,擤完鼻子,就伸手去掏烟壶。他因身体魁梧,所以用着一个武壶,用钱袋挂在腰间,掏起来挺费事。这时寿明就把乌世保画的阿谁壶递了上去:“三爷,你试试这个!”

  “百花露?”

  “百花露不可!真正的西洋大金花。跟您告诉嘿,光阿谁芝麻皮的瓶套,就值一双好靴子钱!就甭问烟价了!”

  “你寿大爷是花这个钱的主儿吗?”钱三爷斜睨了寿明一眼,笑着接过烟壶,打开壶盖,先就着壶口嗅了嗅。

  “怎样样,不蒙您吧?”

  “烟是大金花!决不是你买的!”钱三爷说:“诚恳讲,哪儿来的吧?”

  寿明先把头歪着点了点,暗示服了钱三爷,然后把嘴凑到钱三爷的耳边小声说:“我替别人淘换个烟壶。这烟壶里带着半壶烟,这烟壶我就没拿出去,先闻着了。要纷歧倒腾家伙,这烟跑了味儿,就不地道了!”

  钱三这才把视线投到烟壶上,看了一会儿说:“这有什么新颖的,还用你淘换!”

  寿明笑着不措辞。钱三沉不住气了,拿起来又看,而且迎着窗户看里边的绵,哦了一声:“还有内画呀,这也不新颖啦!”

  “画跟画分歧!”寿明说,“告诉您您也不懂。拿来吧,别给人家打了……”

  这钱三最否决人家说他对什么事不懂,又最隐讳别人认为他没钱。一听这话,就来了个半红脸。

  “怎样,你怕我赔不起吗?”

  “您这是说哪儿去了?别说这么个烟壶,醇王府的汝窑大瓶您不是唱一出《锁五龙》就搬来了吗?”寿明陪笑道:“我是怕您嫌冤!您真打了,我让您按原价赔,您准说不值,骂我讹您;按一般的茶晶内画壶赔,我得连裤子搭进去!”

  “这玩意有这么神?”

  寿明不语,只是浅笑。钱三又拿起来看。他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嘲笑了一下,又吸口寒气问:“您替身说合的几多钱?”

  “五十两!”

  “给你五十一两,三爷我留下了!”

  “哎哟,三爷,我这是替别人淘换的,我得取信用。”

  “您再寻摸一个给他!”

  “您圣明。如许的内画要能等闲找到第二份,您会多出一两银子?钱三爷是买死人卖死人的主,能走这个洞穴桥儿?您还我吧!”

  钱三把寿明的手一推说:“小子呀,谁让你在我这显摆来着?再赏你四两,灯晚到三庆后台拿银子去!”

  “哟,三爷抢货可真手狠!”吴庆长半天冷眼看着,到这时才插话说:“让我瞜瞜,怎样个好法?”

  钱三把烟壶交给吴庆长。吴庆长频频看了又看,连说:“值值,三爷您买着了!大廉价是您的,小廉价是我的,这点大金花空出来赏我吧!”

  吴庆长公然掏出个碧玉烟碟,把烟全倒了出来。这吴庆长批评文玩的本领,在梨园界很出名。他说值,钱三非分特别满意,良知地说:“大爷,我晓得您常给古玩店长眼、跑合。我是不干,可不是干不了。我要干连您的生意也抢一半,您信不信?”

  “信,信。我就是不信南边对过是北,也不克不及不信这句话!钱三爷么!好!”

  钱效仙一欢快,拉着吴庆长去吃炸三角。吴庆长说:“把这份美意先记下,我今天不得闲。明天晚上仍是坛根儿见。完了我们从那儿直奔五牌坊。”

  钱三走后,寿明也站起来告辞。吴庆长拉住他袖子说:“没这么廉价。您说,钱三爷的五十五两有我几成?”

  “六合良心,大爷,我是替别人白跑腿!”

  “老喽!什么玩意要五十,碰上阿谁晕头还添五两。您说,凭什么?”

  “我说出来,连您也得说值!”

  “我不信。您说服了我,今儿晚上的点心钱是我的。舍命陪君子!我生意也不做了!说,凭什么值五十五两银子?”

  “这烟壶是一个伴侣蹲了一年零八个月大狱,无师自通画的!我是尽伴侣交情。我要赚一个镚子,灯灭我就灭!”

  吴庆长还诘问,寿明便把乌世保的事说了。但他没提姓名,更没说这人进牢狱是涉了“义和团”之嫌。由于吴庆长近来常收支宣武门的上帝教堂,人们思疑他要信教。

  这吴庆长信不信耶稣不说,可确是个热心人。听寿明说完,就杂色说:“既这么说,这人也是值得吝惜的。他当前筹算靠画壶吃饭么?”

  “如许的旗人,此刻除去靠这个混饭吃还有此外路吗?”

  “我们是伴侣,你的伴侣也跟我的伴侣一样。像如许抓大头,一回两回行,长了不可。有几个钱效仙呢?要画,得画点特殊的出来才能站住脚,成一家!”

  “承您指教,您说怎样着好?”

  “两条路。一是特地作假,死抱着自恰子啊、周乐元不放,作到分毫不差,这也能挣钱。可话说回来,一样的花功夫,何苦在人品上落价儿呢?”

  “这话您说。”

  “再一条路就是本人打全国。适才我看了那壶,看出这小我确实是有点根底,所以我才多这份嘴。”

  寿明点点头说:“难为您操心。这人本来有点大适意的根柢,所以有点他本人的笔意。”

  吴庆长摇头说:“适意要大泼大洒、利落索性淋漓。烟壶寸地,又没有宣纸浸湿衬着的那股柔性,怕难见成色。画工笔呢,适才说了,太贫。比如唱戏,黄润甫这么唱走红了,我也这么唱,谁还听我的?再说黄润甫身高膀阔,他丁字步一站,两把板斧平端,就是美。我个头矮了半尺,双肩窄了五寸,也这么表态,还有个看头吗?我得找我的辙。你是花脸我也是花脸,你这么唱有理我那么唱也有理。要看大马金刀的您去看黄润甫;要瞧精力娇媚,您捧吴庆长。有这话没有?”

  “确切不移!”

  “我告诉您,我早就瞧着郎世宁的画法上心了!怎样就没人把他的画法用到内画上去呢?您可别听那些画画的扒得它一子儿不值,我把话说在这儿,要有人学了他的方法用到内画上,那就叫拔了份了!自打庚子当前,我们这行买卖的主顾变了您不晓得吗?谁买得多?洋人!八旗世家、高官大贾光卖的份没买的份了。碰上有暴发户新贵花钱买货,您细打听一下,十有八九又是买了去到洋人那儿送礼的!有这话没有?”

  “这话您说了!”

  “我们此外钱全叫洋人赚走了,唯独这一份手艺书画能赚他们的,为什么不赚?这郎世宁是意大利人。意大利、英吉利、奥地利,都犯‘利’字,满是圣母玛利亚的后人,分炊另过的。所以他的画他们就看着眼熟、顺心。至于葡萄牙、西班牙、日耳曼尼牙这些‘牙’字的,跟‘利’字的八成是表亲,他们喜好的他们也喜好。告诉您那位伴侣,投其所好。孙子!叫他把抢我们的银子再掏出来吧!他要依我的话办,画出来的工具不消交别人,我给你包销。我准让他发家!”

  寿明对吴庆长辨别古物的本领一贯承认。自他收支教堂后,总感觉他沾上几分鬼气。今日听他一谈,才晓得他不是去人教,八成是掏洋僧人的荷包去的。

  他们正说得热闹,死后突然闪过一小我来。身段不高,面色苍白,亮纱的袍子,踢死牛快靴,松松的扎了根辫。打了个千,声音粗嘎地说:“敢问这位可是寿明老爷?”

  寿明赶忙回礼说:“恕我眼拙,看着面熟,可不敢认您。”

  那人说:“借一步说句话行吗?”

  吴庆长赶紧起身说:“我还有点事去忙,少陪了。”

  那人忙说:“您坐着您的,我就两句闲话!”

  吴庆长说:“我确实有事。失陪失陪!”

  看吴庆长走远,那人才说:“不是您想不起我来,其实是您没见过我。我也头一次见您。我是受伴侣之托来访您的。”

  寿明赶紧让坐。那人便说:“我有个伴侣在刑部跟您的伴侣乌大爷同牢。他托我找到您,传两句话给乌大爷。”

  寿明忙问:“您的伴侣贵姓?”

  那人说:“姓鲍,是个库兵。他叫您告诉乌大爷,有位聂师傅被九爷传走了,吉凶不明。聂师傅临走吩咐一件事,叫乌大爷万万把他的手艺传下去。要能看到他作出新活儿来,死也瞑目了。”

  寿明便问:“什么手艺?聂师傅是谁?您可说清晰!”

  那人说:“他就说了这么几句。我原样趸来原样卖,再多一个字我就不晓得了。”

  寿明说:“也罢。你不是要说两件事吗,还有一件呢?”

  那人从身上掏出一张三百两银子的银票来说:“这是鲍老弟周济给乌大爷的几两银子,让他作本,运营那份手艺。他说他这一辈子没干对这世界有用的事,乌大爷运营手艺他人上一股,也就不枉来阳间一遭了。”

  寿明问:“这话怎样说?”

  那人看看两旁,悄声说:“这人判了斩刑。现在人了死牢,秋后就要典刑。他是个库兵,偷银子犯结案。”

  寿明惊慌地抓住那人说:“罕见这人如斯仗义!”

  那人说:“要说偷银子,哪个库兵不偷?事犯了,大库就把整个的吃亏全堆在他一人身上让他代世人受过。不多说了,奉求奉求。”

  寿明忙说:“不敢就教贵姓。”

  那人说:“敝姓马;在缨桃斜街开香蜡店,有便请赏脸。请您告诉乌大爷,别孤负伴侣一番心意就是。此刻请您打个收条,我也答复那位伴侣,让他安心。”

  寿明借茶馆柜上笔砚,恭恭正正开了个三百两银子收条。写完看看,意犹未尽,便加上了几个字:

  “江头未是风浪恶,别有人世行路难。”

  ~~试读已竣事~~

  扫码免费下载该书再送20元代金券

  在电脑上继续阅读

  您需方法取版权费用

  开通图书VIP会员

  万本精品好书免费读

  用手机扫描以下二维码

  开通图书VIP会员,万本精品好书免费读